当前位置:无涯散文屋 > 心情日记 > 感伤 > 文章内容页

病里

来源: 读文斋 日期:2020-07-13 09:54:00 分类:感伤 阅读:

  父亲病了,身患癌症。我从外地一路风尘仆仆的去看望。他一个人在病房,身边又没有亲戚,母亲早已亡故。我问了些简短的话,父亲才说起发现起病的因由,因为我一直在外地工作,早前只是通过电话寥寥获悉此事。我知道弟刚回去,老家离此有几百里地。“走了几天了”,父亲疲惫的说。我望着他,几近完全花白的头发,瘦削的脊背,在床上抖抖索索的牵拉着床单,我实在有些难过。

  好半天,父亲从衣包里掏出一个收音机,他告诉我说里面的内容已经听完了,着我去外面重新下载一些。他因为不会手机,字又不识,只有听听。很难想象这几天里父亲怎么度过,对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来讲,少了陪伴,他一定是很凄凉了。

  我与父亲相差的岁数很大,当我还在一事无成,甚至为着一份工作奔波着忙的时候,父亲已经垂垂老矣,生活的拮据可想而知。还因为我是老大,对这样一种境况而无能为力,我深恨自己的贫穷困苦,旦且无为。我带着为数不多的银钱去交了些欠费,父亲疲乏愁闷的气色才慢慢变得好看,略微的露出了笑容。他知道家里的艰难,也了解我们的艰难,所以他从来对我们没有过分的要求什么,我可是在想,父亲究竟是这样的就容易满足啊。

  有天天气很好,父亲说想出去走走,“好吖,我来这几天还没出去逛逛呢”,我也附和着说。他带着欣喜,一路问车找车,说一个地方有个大超市如何如何的好,里面的东西怎样怎样的多,上次也是才和弟去过,买回的豆饼好吃。我跟着父亲,一路听着他讲这里的新奇事和老家里的世故,望着他苍白而带着兴奋的脸颊,倒像个孩子。也是从这一刻起,从来自觉身受父亲庇护的懵懂之心,转而为觉得自己壮大了,父亲应该得到保护。我回身拉住他的衣角,在我的印象里,仅仅是这,也是我们最亲昵的表示,也许是我们之间存在有深深的代沟罢了。

  他老了,更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,他对我这样的表示没有表现出不自然,眼睛始终停留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上,数说着某样东西价格的惊人。我买了他爱吃的、平时他见识过但不知道其味道若何的吃的。对于父亲的病况,能延挨一日是一日的这种窘境,我再不能够多做什么表示,我自知罪孽深重。

  从超市出来,父亲说要找个饭店吃饭,并且说要找个像样点的。我们相视一笑。父亲从来节俭,更不懂得吃的讲究,怎么今天倒反而这样铺张浪费起来了。我乐得顺从他意,为了找一个相对时尚的饭店,我们还多绕了好些路。那顿饭我们点了好几样酒菜,一条很大的鱼,我还给自己要了一瓶酒。六七年过去了,父亲早已离世,现在躺着回想起来,那天的场景,父亲谆谆告诫的话,都还历历在目,如闻在耳。父亲的破格“浪费”,实在是内有深意。那最后的一次给了我现在以及未来无尽的遐思。

    随机

延伸阅读

深度阅读

X

打赏支付方式: